澳门金沙


快速导航

康复之家康凯:正规网售药品更易追溯和监管

发布时间:2019-04-11 01:59

  个人养老投资新时代,40家养老目标基金PK,你会选择哪一家?【寻2019基金业引领者】

  据报道,3月2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法规司召集医药电商企业、传统医药零售药店以及医药零售方面行业协会,召开《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座谈会,再次就网售处方药事宜进行商讨。

  阿里健康方面向时代财经确认了上述座谈会的召开信息,不过对会上讨论的话题以及网售处方药政策,连同阿里健康在内的数家互联网公司都显得讳莫如深,不愿详谈。“我们将密切关注网络售药政策,合法合规从事相关业务运营。”阿里健康表示。

  而据消息人士说法,座谈会上,与会企业中持肯定、否定、中立态度的均有,但基本呈两派,“以阿里健康为代表的医药电商的观点是尽快尽早放开网售处方药,而以四大上市公司为主的零售连锁药店则持反对态度,认为放开须谨慎”。

  这并非双方第一次交锋。时代财经多方采访发现,在国家探索网络售药的近20年间,这样的时刻已多次出现。

  处方药是一个无论医药电商还是传统零售药店都不愿放弃的市场。根据《中国非处方药行业发展蓝皮书(2015年版)》数据,如果放开网络处方药经营,按照美国30%的规模计算,中国医药电商的销售规模将达到3700亿元,市场前景十分可观。

  曾任阿里巴巴天猫事业部医药健康总经理、现任康复之家CEO的康凯多次参与过网售处方药政策讨论,“传统零售药店惯常的反对理由,但在我们看来,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康凯向时代财经表示,正是因为双方长期胶着,以至于其已经失却了参与讨论的热情。

  易观医疗分析师陈乔姗告诉时代财经,网售处方药涉及到电子处方、处方的承接以及物流,其间还涉及到医保问题,每个环节的对接都需要规范。

  不过,陈乔姗认为,目前放开部分处方药网上销售的条件已经具备,“互联网医院的出现,推动了电子处方的流转;药房GSP(即《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出来了,承接的标准就有了;运输和储藏,可以从运输要求相对较低药品进行尝试;至于药师,最近国家查处药师‘空挂’也是在为此铺路。”

  五年前,三家试点平台的落地曾带给药品零售行业无限希望,认为拓宽网售处方药试点范围指日可待,但最终三家平台还是以“被叫停”告终。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分别于2013年11月12日、2014年7月7日、2014年7月25日批准了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医药平台(2014年被阿里巴巴收购)、广州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纽海电子商务(上海)有限公司(1号店)成为为期一年的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并于2016年6月前后被先后叫停。

  随后,同年7月28日,CFDA(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消息称,已分别通知河北省、上海市、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管局,要求结束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

  上述消息还称,试点过程中暴露出第三方平台与实体药店主体责任不清晰、对销售处方药和药品质量难以有效监管等问题,不利于保护消费者利益和用药安全,因此决定结束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

  网售处方药政策距离最终放开,就差最后的“临门一脚”,而据时代财经梳理,除这次之外,实际上至少还有两次。

  2014年5月28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将解禁处方药网上销售,允许第三方物流配送药品,非连锁药店企业或可网上售药。

  据《京华时报》当时的报道,在医药电商企业感慨春天来临之际,来自多省份的数十家连锁药店掌门人正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商务部,反对全面放开网售处方药以及“零门槛”网上售药。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副会长、江苏百佳惠苏禾大药房董事长徐郁平也向时代财经回忆了当时的情景,“不止十几家连锁药店,可能总数量有达到上百家,当时很多药店都在文件上签名盖章,红戳都盖了厚厚的一沓”。

  另外一次则是在2018年5月28日,益丰大药房、老百姓大药房、云南一心堂、大参林等四大上市连锁药店的代表当天赶到北京,参加了一场由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牵头,与国家药监局的沟通会,其主题即讨论放开处方药网售。

  当时多位医药流通届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相关监管部门的态度,处方药网售放开已近在眼前。其中,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表示,其得到的消息是预计2018年6月初国家药监局会讨论,通过后即报国务院法制办。

  最终,明确的消息并没有传来。不过今年1月10日,一份网传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送审稿)》开始在业界广泛流传,该文件最终对网售处方药放行,同时还确立了“以网管网”、“线上线下一致”等监管原则,但该文件的真实性尚无法确定,且以上政策与具体原则能否最终落地仍需等待。

  实际上,网购处方药的流程并不繁琐,消费者在递交电子处方或纸质处方的照片之后,向平台方面介绍症状,即可购买药品。第三方售药平台可将页面自动跳转到专业药商平台,药商平台在实体药店登记备案后,通过叮当快药、美团等O2O服务送货上门,或者通过寄送方式快递送药。

  但以传统医药零售领域为代表的一方却对此充满了担忧。“处方真伪难鉴别,会加剧假药、假处方的流通,药品配送安全难保障,可能造成药品滥用……”在康凯参与的多次沟通会上,对方抛出了诸多对处方药网售后的隐忧,其核心直指“安全用药”这一大问题。

  对此,陈乔姗表示,安全用药其实与医生处方和药品质量相关,网售处方药主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能否符合国家现行的监管要求和标准。

  “一方面,患者提供的线上处方,真实性如何辨别?另一方面,在处方药的使用指导上,线上药店基本上通过后台的小二、客服来完成,但这些人员的服务是否专业?”徐郁平表示,处方药网售若要放开,在合理用药、对症下药等方面上,监管细则必须明确。

  马鞍山市宝芝林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旭也向时代财经表示,线下售卖处方药的过程是,患者拿处方过来,经执业药师审核、签字后再给其配药,但这个过程搬到线上后,是否需要经过审核?执业药师的身份如何确定?

  “在实体药店,由于审方不严,出现一些问题是比较容易追溯的,现实中我们曾出现过审方不严导致的药品超剂量售卖,患者直接把几盒药吞下自杀,最终药房因此赔偿。但在网上,如何确定最后是不是执业药师在审核?这些流程把关必须确保没有任何风险。”王旭道。

  对于以上这些观点,康凯并不认同,“像安全用药、配送安全难保障、处方审核等问题,并不是互联网上面临的问题,线下也是存在的。”他指出,网售药品事实上要比线下销售更容易追溯和监管,通过互联网去防范处方药销售风险的措施和办法远比线下要多得多。

  “就比如,用药需要药师指导这个问题,线下是不可能做到的,现在央视已经把这个问题曝光出来了——全国40多万家药房,执业药师难时刻在岗,但是线上其实真的可以做到,因为线上来讲,一个药师可以服务全国的消费者,这就是线上的优势。”康凯说道。

  在采访的过程中,康凯的语气颇有些无奈。他表示,上述提到的那几个问题,基本上仍是目前零售药店方拿出来反对网售处方药的唯一能说的理由。对此,上述多位受访者认为,在零售药店担忧网售处方药放开的背后,既是零售药店作为既得利益者对这块“蛋糕”的不忍割舍,也是医药电商崛起给其带来的重重压力。

  第一财经2017年援引的数据称,我国在售的各类药物约1.5万种,其中OTC(非处方药物)仅为5000种不到。而在2016年,整个中国药品市场(不含零售药材)总规模达1.49万亿元,其中85%的销售规模来自于处方药销售。

  徐郁平和王旭均担心,一旦处方药网售放开,零售药店在处方药上本就不大的市场份额还会被线上药店抢走。根据《中国非处方药行业发展蓝皮书(2015年版)》,如果放开网络处方药经营,按照美国30%的规模计算,中国医药电商的销售规模将达到3700亿元。

  而从医药零售终端来看,目前医药零售终端可以划分为医疗终端和零售药店,其中医疗终端占消费总量的78%左右,主要以处方药销售为主;而零售药店占消费总量的22%左右,目前以OTC为主。

  从以上数据来看,不管是网上途径还是线下零售药店,要解决处方药销售的问题,源头在于处方的来源。康凯也在采访中提到这个问题,他指出,目前部分医药电商、互联网企业通过对接互联网医院,自主导入处方,也从而保证处方来源的真实和可检验性。

  据了解,阿里和京东已经分别在互联网医院上布局。3月27日,阿里健康宣布联合武汉市中心医院、支付宝共同打造的“未来医院”正式亮相,而在此之前,1月16日,刘强东宣布,在其老家宿迁,正式上线京东互联网医院。

  除了阿里、京东这类大型平台,壹药网、健客网、康爱多、德开医药、七乐康等传统医药电商企业也开始切入互联网医院。然而,联通互联网医院后,处方接入程序具体如何呢?

  时代财经登陆壹药网选择要购买处方药头孢克肟,向导诊人员简单描述个人信息、疾病状况之后,随即转诊至西南互联网医院医生李天鸿处,在进一步询问记者病情、明确禁忌后,该医生初步诊断记者为“急性扁桃体炎”,并开出了头孢克肟的处方,该处方经药师审核,72小时内有效。

  不过,按照去年9月颁布的《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规定,互联网医院应当严格遵守《处方管理办法》等处方管理规定。在线开具处方前,医师应当掌握患者病历资料,确定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明确诊断为某种或某几种常见病、慢性病后,可以针对相同诊断的疾病在线开具处方。

  “现在,互联网医院正在解决处方的问题,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方式,只要医院里的处方平台不和药店或其他医疗机构共建,处方就永远流不出来,这是一个基本前提。”徐郁平认为,中国处方药网售问题的核心,在于共享平台的建设。

  而美国的网售处方药模式便是建立在这个处方平台之上。据时代财经了解,美国所有医院医生开具的处方,都能在这个平台上流转,进行处方药配送的药店登录该平台后,能够查到开具这张处方的医生的所有详细情况,如果对这个处方有疑问,药店方可以致电这个医生。

  “但是这个平台该由谁来建?是卫健委还是药监局?另外还有买单方的问题,目前医保才是最大的买单方,中国的医保尚没有统一,在有些地方甚至三套医保体系在并行,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如何接入医院?如何流转给外面的药店?这些都是问题。”康凯直言道。

  然而,据徐郁平透露,从2017年开始,江苏昆山市政府正试图搭建这个平台,但一直较难以推进,此前曾表示2018年6月份将开通,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开通。

  另外,有条件放开部分处方药网售也被认为是合适的解决途径之一。对此,陈乔姗也表示出了认同,她认为,围绕处方药网售存在的问题,目前进行一些有条件的放开,其实是非常具有实践和参考价值的。

  而一直以来,慢性病用药被业内视作网售处方药的一个突破口。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曾提交一份《关于网络处方药经营和管理改革的建议》,其中提出,可率先开展互联网慢性病用药和长期用药处方的调剂活动。

  “现在中国有高血压患者2.2亿人、糖尿病患者近1亿人,高血脂患者也有1亿多人,整个慢病人群大约是4亿,而且慢性病需要长期服药,这个用药量是很大的。”陈乔姗指出。

  至于运输和储藏的问题,她认为,可以先开放部分运输要求相对较低的药品作为尝试,“以糖尿病为例,片剂药品可以先行开放,胰岛素这种需要冷藏的或者针剂可以依照标准有选择性的部分放开。”陈乔姗具体说道。



相关阅读:澳门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