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


快速导航

康美药业尴尬的股市“成人礼”:千亿帝国崩塌

发布时间:2019-03-16 17:39

  中国网财经2月22日讯(记者 刘小菲)即将在资本市场上迎来18岁“成人礼”的康美药业,近期宣布聚焦中医药主业发展。为表示其决心,康美药业还承诺将每年可为公司贡献上千万元分红的广发基金股权卖出。康美药业的上述动作,有业内人士称之为“自我救赎”,不过这是否能帮康美走出疑似财务造假、股价闪崩、遭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阴影,似乎还有待时间检验。

  康美药业成立于1997年,主营业务包括中药饮片、药品医疗器械等医药产品的生产、经营、批发销售以及中药材贸易业务等。

  康美药业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注:采用后复权价、月K线月,康美药业在上交所上市,股价在经历了短暂拉升后便出现下滑,随后进入了长期横盘的状态。直到2014年7月,受A股整体“牛市”影响,康美药业的股价也出现疯涨,2015年4月,康美药业成为A股第一家市值破千亿的药企。1个月后,市场调整来临,康美药业的千亿市值成为“昙花一现”。

  2017年5月19日,康美药业市值重返千亿上方。不过,自2018年5月28日创出阶段高点后,康美药业的股价开始下跌,10月中旬更是出现闪崩,其中10月17日-20日连续4个跌停。2019年1月31日,康美药业的股价曾一度跌至5.75元,以复权价计为2012年12月以来的新低。康美药业的总市值也由5月28日收盘时的1310亿元跌至290.5亿元,短短8个月内蒸发逾千亿。

  康美药业股价暴跌时,有媒体报道称,深圳市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廉君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操纵标的可能涉及康美药业。不过康美药业随后发布澄清公告,否认了王廉君案与公司有关。

  有人说,“中国股民的记忆只有7秒”。春节过后,A股整体做多情绪高涨,康美药业的投资者们也似乎已经忘记曾经的创伤,康美药业也乘着东风上演绝地反击。截至2月21日收盘,康美药业的股价为9.42元,总市值468亿元。但这样的好景能持续多久,似乎无人知晓,而康美药业身上的谜团,也仍未解开。

  从中医药界的“无名小辈”到“千亿帝国”,康美药业在过去的20年里发展速度“惊人”。尤其是上市以来,其业绩更是实现了飞跃式发展。

  上市前一年(2000年),康美药业的营业收入为3.81亿元,净利润2455.27万元;2017年,康美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64.77亿元,净利润41.01亿元;以此计算,康美药业有完整数据可查的17年里,其年度营收增长68倍,年度净利润增长135.7倍。期间,康美药业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从未出现负增长。

  2018年前三季度,康美药业的营业收入为254.28亿元,在70家上市中药企业中排第2,仅次于白云山;实现净利润38.3亿元,行业排名第1。

  更让市场感慨的是,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康美药业账上的货币资金达377.88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50.66%。数据显示,康美药业账上的货币资金于2017年底首次突破10亿元,随后便一路走高,2010-2017年底分别为27.60亿、63.23亿、61.06亿、84.97亿、99.85亿、158.18亿、273.25亿、341.51亿元。

  2001年-2017年末,康美药业负债与货币资金对比图(制图:中国网财经 刘小菲)

  与多数有钱的上市公司纷纷选择进行现金管理,购买银行短期理财、货币基金、国债回购等不同,康美药业2010-2017年间并没有购买任何理财产品。数据显示,2010-2017年,康美药业的利息收入分别为0.15亿元、0.66亿元、0.5亿元、0.59亿元、0.63亿元、1.65亿元、1.81亿元和2.69亿元,合计金额约为6亿元。

  2010-2017年年,康美药业利息支出与利息收入对比图(制图:中国网财经 刘小菲)

  在巨额存款躺账上的同时,康美药业的负债高企。2010-2017年底,康美药业的负债总额分别为32.82亿、59.89亿、73.75亿、102.21亿、111.61亿、192.67亿、254.41亿和365.87亿元;利息支出分别为1.4亿元、2.69亿元、3.6亿元、4.04亿元、4.87亿元、5.85亿元、8.66亿元和12.15亿元,合计金额超过43亿元;财务费用分别为1.26亿、2.05亿、3.13亿、3.56亿、4.35亿、4.49亿、7.22亿和9.69亿元。2018年第三季度末,康美药业的负债总额飙升至470.9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7.56%。

  有投资者质疑,康美药业的利息支出远远超过利息收入,现实生活中贷款利率明显高于存款利率,公司为何不用账上的现金偿还负债来降低财务费用呢?

  对此,康美药业给出的解释是,根据公司规划,未来几年预计的项目投资资金需求大,加上日常的业务经营和中药材贸易,公司需要保持较高的货币资金余额。截至2018年6月30日,康美药业合并范围公司是124家,预计投资项目超过20个,预计投资金额443.91亿元。

  据了解,康美药业近年来多是与当地政府、合作对象签订投资大单。不过部分项目在真正落地的过程中似乎与计划有所偏差,有的甚至可能并未实际投入。中国网财经记者查询康美药业2016年年报发现,截至当年年底,甘肃定西中药材现代仓储物流及交易中心和上海中药饮片生产基地分别累计投资了3.1亿元和1.6亿元,而根据此前计划,这两大项目预计到2016年底的投入金额分别为11亿元和3亿元。中国-东盟康美玉林中药材(香料)交易中心及现代物流仓储项目、中国-东盟康美玉林中药产业园预计2016年底投资约30亿元和10亿元,但实际累计投资额分别只有2787万元和2796万元。

  截至2017年底,上述四个项目的累计投资金额也分别只有7.16亿、2.12亿、3268万和5401万元。

  2018年9月末,康美药业前十大股东的股权质押情况(截图:2018年三季度)

  公司方面数百亿债务压顶,康美药业股东们的资金状况似乎也不是特别乐观。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康美药业第一大股东康美事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持有约16.4亿股,其中15.07亿股已被质押,占比91.89%;此外,第七、八、九大股东的持股也涉及到质押情况,质押比例均接近100%。

  来自中登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9日,康美药业共有24.12亿股被质押,涉及市值超过200亿元,质押比例48.8%。而根据2018年初发布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8年修订)》,单只A股股票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不得超过50%。

  负债高企的同时,康美药业融资也不含糊。wind数据统计,康美药业上市近18年来,股债合计融资803.93亿元。其中,直接融资679.98亿元,占比达84.85%;间接融资金额达123.95亿元,占比15.42%。直接融资方面,IPO首发融资2.26亿元,配股、定增、优先股和发债券融资分别为34.70亿、96.52亿、30亿和516.5亿元。

  以定增为例,康美药业上市以来共成功进行了3次定增,其中募资金额最多的一年是2016年。当时康美药业以15.28元/股的价格向包括华安资管、长城国瑞、广发资管在内五位对象非公开增发,募资总额共81亿元。债券融资方面,康美药业曾于去年6月22日发布公告,拟一次性发行不超过60亿元的债券。

  让人感到费解的是,康美药业这些募集资金用途基本都没有直接对应到具体项目,而是被描述为“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补充流动资金、偿还前期债券融资”。早在2014年7月,时任上海交通大学会计与财务系副教授陈欣,就曾公开提出质疑,康美药业募集资金与重大项目之间的关系令人费解,“其目的不外乎是规避募集资金账户的监管,以便于公司随意使用”。

  除货币现金外,康美药业的存货也出现激增。截至2018年9月30日,康美药业存货账面价值为184.5亿元。2010-2017年底,康美药业的存货分别为11.44亿、19.06亿、35.60亿、37.86亿、73.69亿、97.95亿、126.19亿和157亿。以此计算,在过去的8年间,康美药业的存货增长了145亿元,而期间公司合计盈利金额仅为175亿元。

  康美药业的存货都是如何形成的呢?中国网财经记者对2017年年报进行梳理,发现其157亿的存货中,库存商品约75亿元,占比47.77%;消耗性生物资产有32.54亿,占比43.4%;开发产品和开发成本分别为25.78亿元和15.1亿元,分别占比16.42%和9.52%。

  2011年以来康美药业消耗性生物资产增长情况(制图:中国网财经 刘小菲)

  消耗性生物资产到底是何物?康美药业在年报中给出的解释是公司购买吉林林下参种植基地款及所发生的相关种植费用,子公司集安大地参业种植园下参所发生的相关种植费用。据了解,康美药业自2011年起开始在财务报告中对该指标进行披露,2011-2017年的金额分别为0.57亿、0.77亿、2.37亿、10.46亿、21.82亿、31.93亿和32.54亿元。

  中国网财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康美药业从2014年开始有计划地投资林下参。2014年6月,康美药业董事会通过有关议案,计划投资8亿元收购参龄12-20年以上林下参约600万条。截至当年年底,公司累计投入近9.12亿元收购参龄15年以上的林下参。

  2017年4月,康美药业又发起二期项目,计划投资10亿元收购参龄12-15年林下参约350万条。截至2015年底,康美药业林下参项目累计投入近19.42亿元。

  2016年以后,康美药业就没有继续披露对林下参的投入资金情况。不过在2018年,康美药业审计机构聘请了通化中远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对公司位于吉林省集安市和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各乡镇的林下参进行评估,评估报告显示,上述评估范围共15034亩林地,种植了1408万株林下参,估值36.19亿元,增值率27%,增值的主要原因是林下参自然生长增值所致。至于上述评估具体采用的方法和过程,是否将自然生长过程中出现的掉苗等损耗计入,康美药业并未进行详细的披露

  事实上,早在2015年4月,康美药业就表示会根据市场需求对林下参进行适量采挖,销售计划以批发为主;但直到2018年10月,康美药业依然没有对林下参进行采收及对外销售。中国网财经记者查询Wind数据发现,全国人参批发价格自2015年以来呈现下降趋势,2018年10月以来每500g的价格已经跌破300元。

  值得注意的是,康美药业从未对消耗性生产资产计提过跌价准备,其给出的解释是除了没有对外销售,还有在评估中未发现减值迹象。

  康美药业在人参方面进行了巨额投入,却迟迟换不来相应的回报,有投资者质疑公司此前决策是否失误?也有投资者问康美药业的消耗性生物资产是否存在造假?因为生物资产是农业企业造假常用的资产项目。以新三板财务造假第一案参仙源为例,其曾虚构协议将外购人参5538万的成本做到生产性生物资产,这批人参又以一倍高的价格销售给关联方虚增收入。

  至于存货中的“开发产品”,康美药业表示,指的是“已建成待出售的物业”,目前包括了康美(亳州)华佗国际中药城项目、甘肃定西中药材现代仓储物流及交易中心工程、青海国际中药城等项目。有投资者也提出质疑:“一般中药城类似的项目,都是将房子租出去,而康美药业为什么要将其卖出去呢?此举实在令人费解。”

  深陷舆论风暴中的康美药业,目前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原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到底是哪项信披违规?康美药业未做详细解释,仅表示会全面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披义务。

  据了解,康美药业自上市以来曾多次卷入贪腐案件,最近一宗由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5月29日公布的《蔡明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审刑事判决书》所牵出来的。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2014年8月至2015年11月,原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利用职务便利,为康美药业谋取利益,先后3次收受康美药业总经理马某、副总经理李某贿送的现金共计港币30万元。

  2000年至2012年,李量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康美药业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约694万元。

  2004年至2011年,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兴田曾行贿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共计港币500万元。陈弘平为马兴田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提供帮助。

  2000年至2014年,马兴田行贿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涉及金额港币200万元、人民币60万元。

  可以看到,“行贿上市,用钱买官,钱权交易”,在康美药业身上均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据中国网财经记者了解,目前不少投资者正向康美药业发起索赔。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证券索赔律师团队主办康美药业的吴立骏律师表示,康美药业所涉嫌的信息披露问题已经导致股价的异常下跌,已经给9万多名股民和众多15康美债债民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康美药业资产雄厚,赔付能力强,凡是在2018年12月28日收盘时持有康美药业股民和15康美债的债民均加入索赔。

  有申姓股民表示,“2018年10月22号1000股建仓康美药业,陆续加仓至3100股,截至12月28号持仓2400股,亏损8763元”;吴姓股民表示,“2018年10月23人买入八万多之后陆续买入超过十八万左右期间有卖出但又买入”,目前上述两项维权请求均已被律师接受。

  鉴于此次被立案调查进行情况未明,可能对公司未来整体经营带来不确定性,评级机构中诚信将康美药业的主体信用以及“15 康美债”、“18 康美 01”、“18 康美 04”三只债券信用等级,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面对这些危机,即将迎来资本市场“成人礼”的康美药业将如何化解,聚焦中医药主业的决定是否能助其走出舆论的漩涡,此轮股价的上涨又能持续多久,整个市场都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澳门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