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


快速导航

昔日千亿市值股康美药业跌超44% 背后原因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9-03-07 17:47

  凤凰网财经10月27日讯(作者 杨越欣 付宇彤)10月16日以来,平日低调的康美药业突然出现股价暴跌的现象。就在媒体对康美药业是否存在财务造假提出质疑时,10月25日第一财经发布报道称,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王廉君涉嫌操纵股票被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其操纵标的可能正是康美药业。

  这家以中药饮片为主打产品,在广告曲《康美之恋》中唯美示人的中医药企业,股价发生异常变动的原因是什么?是否存在财务造假和操纵股价的行为?因类似的兴趣与共同的情怀相知相爱,创立康美药业的马兴田和许冬瑾,又将如何面对挑战?

  2018年10月12日-17日,康美药业股价突然出现断崖式下跌,股价从21.79元一路下跌至17.99元,跌幅高达17.02%。

  从10月12日到26日收盘,康美药业股票收于11.98元,下跌9.7元,跌幅高达44.74%,市值减少超过480亿,几乎蒸发掉一半。

  10月19日,康美药业表示,公司副董事长兼常务副总裁许冬瑾将在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不低于5亿元,不超过10亿元。许冬瑾还承诺,12个月内不减持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此前,许冬瑾持有的康美药业股份总计为10876.33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19%。

  康美药业还发布公告对10月17日一些媒体提出的质疑作出解释,包括康美药业财报中存贷双高、大股东股票质押比例高和中药材贸易毛利率高。

  康美药业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合计的账面货币资金为398.85亿元,其中银行存款为397.65亿元。有媒体因此质疑称,“账上躺著几百亿,没有任何理财全部现金都用来吃利息,要不就是账上现金真实性存疑,要不就是资金周转流动需要大量现金。”

  对此康美药业的解释是,根据战略规划,新增的项目投资、产业并购和中药材贸易等,对货币资金和融资规模的需求都非常大。根据已公告的项目投资计划,康美药业未来几年预计的项目投资资金需求为443.91亿元。

  启阳路4号查询康美药业过去三年的财报发现,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康美药业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58.18亿元、273.25亿元和341.51亿元,同比增长的速度高达58.42%、72.74%和19.11%。可以看到,康美药业的货币资金一直保持很大规模,并且还在不断增加。

  从具体的主营业务数据来看,康美药业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52亿元和-14.05亿元,同比减少57.57%和167.12%;而现金流量净额的增长则主要来源于筹资活动,为67.19亿元,同比增加了高达785.57%。对此,康美药业在财报中解释为,“主要系报告期公司发行债券增加所致。”

  启阳路4号梳理康美药业2018年的发债情况发现,2018年1月-5月,康美药业累计新增借款85.77亿元,占2017年末净资产的26.69%,其中通过银行贷款累计新增15.77亿元,通过发行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超短期融资券新增借款70.00亿元。截至5月31日借款余额为376.47亿元。

  2018年6月19日和26日,康美药业又分别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了2018年度第四期和第五期中期票据,发行金额均为10亿元。7月和9月,康美药业分别结束了公司债券第一期和第二期募集,实际发债共计35亿元;另外,9月还发行了7.5亿元第三期短期融资券。

  从货币资金和发债规模来看,康美药业应该并不缺钱。但是康美药业回应媒体传闻的公告中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康美实业持有公司股票16.40亿股,占比32.98%,其中已质押股票15.08亿股,质押比例高达91.91%。大同证券分析师刘云峰分析表示,一般来说公司的股权质押比例在60%-70%间相对安全,如果质押比例太高,大股东会有爆仓的风险,导致股价进一步下跌。

  康美药业一边手握巨额的现金资本,另一边又拼命发债、质押股权的奇怪现象,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是否如一些媒体猜测的,存在财报造假的行为?

  面对媒体和业界的质疑,康美药业在17日的解释没能挽回下跌的股价。从22日开盘到26日收盘,康美药业又跌到了11.98元,跌幅为17.78%。刘云峰分析认为,造成康美药业后半阶段股价下跌的关键原因,可能正是媒体对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质疑。

  而对于康美药业令人生疑的资本操作,一位接近康美药业的业内人士则对启阳路4号说道:“康美的这些事对了解情况的人来说并不新鲜。”这位不便透露身份的分析师表示,康美药业的财报中,的确存在存贷两高、收益增长稳定、机构持仓量偏低的异常现象,难免会给人一种刻意为之的感觉。但实际上,这种分析是“比较幼稚的”。

  该业内人士分析称,康美药业虽然属于中医药行业,但其商业模式更偏向医药流通领域。因为康美药业的下游客户是医院,因此议价能力较强,并且需要维持庞大的运营资金流转,在A股市场上,康美药业并不是唯一一家。

  如果说康美药业股价在10月17日以后的暴跌是受到媒体对财务数据质疑的影响,那么之前12-16日的下跌又如何解释?

  据第一财经报道,两周前深圳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王廉君因为涉嫌操纵股价、内幕消息,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操纵标的可能涉及康美药业。

  启阳路4号回顾了12-16日(其中13日、14日为周末)康美药业的交易分时图。从整体来看,股价在这几天的走势是下跌的,且下跌幅度达到7.80%。但是具体到每天的波动数据可以发现,康美药业的股价走势在每天临近收盘时,都出现了突然拉升的现象。据刘云峰的分析,如果康美药业的这种股价变化特点确实是人为操纵,对操纵者来说,意味着可以在最后一笔交易中用最少的钱做高收盘价。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6月前,王廉君曾在康美药业担任职工代表监事和监事会主席。而目前王廉君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博弈投资,也与康美药业关系密切。值得注意的是,许冬瑾也是博弈投资的董事及股东之一,占股比例为10%。而博弈投资的第一大股东,则是普宁市康美实业有限公司,其大股东正是康美药业的董事长马兴田。

  这一消息再次将康美药业推向风口浪尖。有人猜测,康美药业是否在操纵自己的股票?

  10月25日晚间,康美药业再次发布公告《关于媒体报道的澄清说明》,称“经博益投资书面声明,确认博益投资自设立以来不存在买卖康美药业股票的情况。”马兴田和其妻子许冬瑾承诺,不存在利用其它账户买卖康美药业股票,和利用其它账户从事康美药业股票内幕交易和操纵康美药业股价的情况。同时,康美药业证实,王廉君因为涉嫌内幕交易广州普邦园林股份有限公司,在2018年9月21日被采取强制措施。

  上文提到的业内人士则告诉启阳路4号,康美药业股价的异常波动,最开始其实与王廉君案关系不大,而是因为一家重仓持有康美药业股份的私募基金公司,其所持另一家地产企业股价大跌,导致私募基金爆仓并被迫平仓,康美药业的股价因此受到牵连。

  “不能说是操纵,只能说是维护股票价格稳定吧,不希望股价跌太多,会对融资和声誉造成很大影响。”该业内人士称,马兴田、许冬瑾夫妻在潮汕当地认识许多富豪,家庭条件也非常好,因此背后有充裕的资金支持。“不只是他(王廉君),股票跌的话也会寻求周围人的支持买一买,倒也不是说公司专门有人负责操纵股价”。

  正是康美药业股票存在的这种现象,使得康美药业股价失去了应有的弹性,导致资本市场对康美药业的股票关注度不高。Wind数据显示,最近一次有券商发布关于康美药业的研报是在8月30日,此后近3个月内都没有券商对康美药业进行分析。启阳路4号联系的多个分析师也都表示,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关注过康美药业的股票。

  10月27日晚,康美药业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254.28亿元,同比增长30.31%;净利润为38.47亿元,同比增长22.10%。该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考虑到康美药业股价已失去弹性,即使康美药业的业绩表现良好,也很难对目前跌跌不休的股价有太大拉升作用。

  很多人了解康美药业是通过曾在电视上高度曝光的公司广告曲《康美之恋》。MV中任泉和李冰冰演绎的故事背后,据说正是以马兴田与许冬瑾为爱情原型:出身于中药世家的女孩与一心向往医药道路的男孩,因类似的兴趣与共同的情怀相知相爱,1997年于广州创立的康美药业则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自创立来,康美药业发展迅速,在几年时间内迅速成长为行业龙头。2001年3月19日康美药业挂牌上市后,康美药业的盈利能力一直在增强,当年的净例如就达到2916亿元。康美药业上市时市值为8.9亿元,2015年首次突破1000亿元,增长120倍以上,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上首个突破千亿市值的医药上市公司。而目前,康美药业的市值已经缩水至596亿元。

  天眼查显示,康明药业最终受益人为马兴田,其持股比例为33.71%。2018年10月,马兴田家族以410亿财富排名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52位。

  2018年5月24日,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原处长蔡明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审刑事判决书对外公布,引起轩然大波,也让康美药业这一宗行贿案浮出水面。

  判决书显示,2014年8月至2015年11月,原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的蔡明,利用职务便利为康美药业谋取利益,先后3次收受康美药业总经理马某、副总经理李某贿送的现金共计港币30万元。

  2018年5月24日下发的判决书显示,康美药企等28家药企并未受到另案另理。最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蔡明犯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共计执行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违法受贿所得及不明财产均扣押并上缴国库。

  但卷入行贿案似乎并未对康美药业造成直接影响。公开资料显示,5月25日和30日,马兴田和许冬瑾仍在辽宁省、吉林省就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发展进行专题座谈。



相关阅读:澳门金沙